蚌埠雙墩遺址材料的整理和雙墩文化學術研討會成果2005年

通過兩年來的整理,我們認為雙墩遺址具有一組區別與其它諸文化的器物群,在淮河中游地區早中期新石器時代遺址中具有典型性,是淮河中游地區自生的早中期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的代表。我們將雙墩這個具有典型性內涵的文化遺存命名為“雙墩文化”,在2005年11月12至13日“蚌埠雙墩遺址暨雙墩文化”學術研討會上得到與會專家的高度評價。專家們認為,雙墩文化的確立,填補了淮河中游地區考古學文化的空白,對建立淮河中游地區史前文化分期框架和譜系研究具有重要意義。同時,這也是國家文物局“蘇魯豫皖先秦考古重點課題”項目的重要成果。雙墩文化的確立,更重要的是基本弄清了在淮河中游地區存在著一個以雙墩文化為典型代表的早中期新石器時代考古學文化序列和體系,使我省的考古工作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

3-2-2-14 土偶

為探討雙墩遺址的文化內涵,論證分布于淮河中游地區的雙墩文化,研究雙墩遺址等發現的大量刻劃符號在中國文字起源過程中的重要意義,由中國先秦史學會、安徽省文化廳和蚌埠市人民政府主辦的“蚌埠雙墩遺址暨雙墩文化學術討論會”于20051112日至13日在蚌埠市召開。會議具體由安徽省文物局、省文物考古所和蚌埠市委宣傳部、文化局承辦。參加會議的有文化部、安徽省和蚌埠市領導,有來自中國社科院考古所與歷史所、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科技大學、南京大學、安徽大學、安徽師范大學、科學出版社、中國文物報社以及河南、江蘇、山東、安徽等文博考古單位三十余位專家。專家們實地考察了雙墩遺址,觀摩了雙墩遺址及侯家寨遺址等發掘出土的文物標本陳列,聽取了關于雙墩及相關遺址考古發掘成果匯報,就上述有關問題作了多層次、多方位的深入探討,取得了豐碩成果。

蚌埠雙墩一號春秋墓墓葬封土

雙墩遺址位于安徽省蚌埠市淮上區小蚌埠鎮雙墩村境內。198511月在文物大普查中發現,現存面積約12000平方米。1986、19911992年由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蚌埠市博物館對遺址進行了三次發掘,均位于遺址東南的一條凹溝內,共揭露面積375平方米,出土大量文化遺物,取得重要收獲。

與會專家們認為,雙墩遺址出土的文化遺物的年代特征與碳14年代測定數據基本吻合,距今約7000年左右,這是目前淮河中游地區已發現的年代最早的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存,對建立淮河中游地區史前文化年代分期框架和譜系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雙墩遺址出土的文化遺物豐富多彩,主要有陶器、石器、骨角器、蚌器、紅燒土塊建筑遺存、動物骨骼,以及大量的螺蚌殼等,種類繁多,內涵多樣,既有生產工具、生活用具,又有大批的刻劃符號和泥塑藝術品等,為探索7000年前先民們的社會、經濟、文化生活,提供了大量信息,具有重要的歷史、藝術和科學研究價值,是一項重要的考古發現。

雙墩陶器以紅褐色夾蚌末陶為主,次為外紅衣內黑色夾碳陶,少量夾碳黑陶和夾云母末的灰陶等。陶胎有粗細之分,但無純泥質陶。粗胎厚壁,均為手制。器表以素面為主,都經過刮平抹光,少數磨光,有的施陶衣和少量彩陶,少數紋飾多為組合型,紋飾多飾在器物的扳手或耳系或肩部或折沿或肩腹折棱處,很少通體飾紋的情況。流行平底、矮圈足、支架和圓柱形錐狀鼎足;流行雞冠形和扁形扳手、牛鼻形和鳥首形以及泥條形耳系; 流行蘑菇形和圈足座形以及扁橋形等多種形狀的蓋紐等。器類多為生活用具和少量的工具以及藝術品等,具有鮮明的自身特色。

炊器以陶釜為主,也有盆、甑、碗豆及少量錐足鼎。此外尚有大小不同的圓柱形支架、灶框等,有很強的自身組合特征和個性特征。如甑有不同的種類,特征明顯;釜的形狀既有不同于南方的腰沿釜,又不同于北方的尖底釜,特別是碩大的支腳是仿男性生殖器制作的,十分罕見。

盛儲器有大口罐和小口罐、內外折沿或外斂內折沿碗、斂口和敞口碗、窄沿和寬侈沿盆、折沿斂口缽、侈沿大口或敞口缽、寬沿淺腹盤、豆等,同樣具有很強的自身特征。如小口罐球腹肩部裝有對稱牛鼻形或鳥首形耳系;碗的形體特大,矮圈足內多發現刻劃符號;豆的喇叭座矮小等。

 

蚌鋸

工具比較典型的有紡輪、銼、圓餅和網墜及投擲器等。紡輪多為陶片改制;銼和圓餅為專門制作;網墜及用蚌、角制成的采集、漁獵、生活用具數量很多。 石器數量不多,主要有斧、錛、錘、砍砸器、球等,都經反復使用。骨器有錐、針、鏃、鏢、飾件等,制作相當精致。

藝術品主要有泥塑人面像和陶豬等。

 

 紅陶紋面人頭像

雙墩魚形刻劃符號

 

雙墩豬形刻劃符號

根據對出土遺物及刻劃符號的分析,與會專家們認為,作為一處聚落遺址,雙墩氏族存在著多種經濟結構。當時雙墩一帶溫暖濕潤,河湖濕地廣布,螺蚌魚類資源豐富,雙墩先民定居于水澤之畔的臺地之上,附近丘陵臺地林莽叢生,動植物資源繁多。出土的農業生產工具和秈、粳稻殼印痕表明,雙墩人當時已經營稻作農業,并飼養家豬。同時捕撈、漁獵、采集,在雙墩人的經濟生活中占有相當大的比重。此外,還有制陶業與石器、骨角器制作,以及養蠶、縫織等手工生產。

專家們認為,雙墩遺址出土的人、豬等泥塑藝術品和刻紋圖像十分珍貴。這些藝術創作來源于生活,手法粗獷、簡煉,具有原始藝術的古樸趣味和神秘感,顯示出先民們在征服自然的過程中豐富多彩的精神文化生活。

 

專家們認為,雙墩遺址出土的600余件種類繁多的刻劃符號,就同時期國內外文化遺存來說,都十分罕見,是驚人的發現。這些符號大都刻劃在器底部位,內容相當廣泛,包括日月、山川、動植物、房屋等寫實類,狩獵、捕魚、網鳥、種植、養蠶、編織、飼養家畜等生產與生活類,記事與記數類等,反映了生產、生活、宗教、藝術等廣泛的內涵,構成了雙墩文化遺存極其重要的內容。這些符號,可分為單體符號、復合符號和組合符號,特別是不少符號反復出現,使用瀕率較高,具有明顯的記事性質和一定的表意功能和可解釋性。雙墩的刻劃符號與西安半坡、臨潼姜寨、宜昌楊家灣、秭歸柳林溪、青海柳灣以及大汶口、良渚等其它新石器時代遺址的刻劃符號相比,有一定相似之處,但也有自身明顯特征。這類刻劃符號在定遠侯家寨遺址也有發現,表明它是一定地域范圍氏族群落之間表達特定含義的記錄符號。正像中華文明曾經歷起源、孕育、形成的長期過程,文明的因子曾如滿天星斗多處散布一樣,中國文字也經歷了起源、孕育、形成的長期過程,文字在起源過程中也曾自不同的地方匯聚于文明程度最高的地區,由于文明形成的需要,經一定程度的整合從而形成文字。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雙墩刻劃符號可以說是中國文字起源的重要源頭之一,對于探索中國文字乃至整個人類文字起源的研究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專家們認為,雖然目前由于對雙墩遺址發掘面積較小,還缺乏一些遺跡、地層資料,但是從發現的豐富多彩的遺物和刻劃符號,已能夠科學地分析當時雙墩人所處的自然環境、經濟結構、社會生活和精神風貌,基本能反映其文化面貌。特別是侯家寨遺址一期等出土的遺物及刻劃符號與雙墩遺址文化內涵一致,并且有一定的年代跨度,說明已在一定地域范圍內不同遺址形成同一種文化。這類遺址的生活陶器,以各類釜、灶、鼎、罐、盆、缽、碗、且形支腳為主,流行各類耳、鋬附飾。在器物群組合與造型上,雖然包含中原、海岱等地區原始文化的成份,但主體因素與周圍地區同期原始文化面貌有著明顯不同,顯示出獨特的文化內涵。現有考古發現表明,以雙墩遺址為代表的同類文化遺址主要分布于淮河中游地區。這類文化遺存以雙墩遺址最為典型,具有淮河流域獨特的地域性文化特征,兼蓄南北方早中期原始文化的一些特點,同時具有一定的時代跨度和地域分布,具備了考古學文化命名的基本要素。因此,可確定為一種新的考古學文化—雙墩文化。

雙墩文化的發現,填補了淮河中游地區新石器時代中期史前文化的空白,為中國新石器時代文化譜系和中國文字起源的研究注入了新的內容。這一研究成果表明,早在7000多年前淮河中游地區已顯露出早期文明的曙光,淮河流域與黃河、長江流域同樣是中國古代文明的發祥地之一,為豐富中國古代文明起源多元一體學說提供了有力的證據,因而具有重要的科研價值和積極的現實意義。

專家們還發表了一系列相關的富有啟發性的理論、觀點。

為了進一步推動雙墩遺址暨雙墩文化的發掘、研究、保護與利用,專家們建議:

⑴、盡快公布雙墩遺址發掘資料,抓緊發掘報告的整理、出版,發表相關論文,借以推動此項研究工作。

⑵、及時對雙墩遺址進行必要的補充發掘,搞清該遺址地層關系及居住、墓葬等遺跡現象,豐富雙墩遺址的文化內涵。同時,注意采用浮選等方法盡可能多的采集有關樣品,加強社會科學、自然科學綜合研究,從而推動雙墩文化研究的深入。

    ⑶、在雙墩周邊地區進行必要的調查,勘探、發掘,進一步搞清雙墩文化的分布范圍及聚落形態,開展與周鄰地區同期文化的比較研究。

⑷、積極創造條件做好雙墩遺址申報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工作。

⑸、建議在制訂遺址保護規劃的基礎上,建立雙墩遺址公園及遺址博物館,從而有效發揮該遺址在弘揚民族優秀傳統文化,提高全民文化素質,全面地建設小康社會中的作


极速时时开奖接口